Terratribes Articles

封面

面对孩子,你不需要一个威严的面具

80后90后从小到大的学习中,总体上来说受到的教育就是要考个好初中,好高中,最后考个好大学。老师为了帮助我们有个考上好成绩,有个理想的学校,奉献自己大量的时间。作为学生的我们总是贪玩,为了让我们严肃对待学业,很多老师通常会表现出一种威严,这种威严面具,确保了大部分学生对于规则的遵守,同时促使了部分的学生努力学习,取得更好的成绩。而正因如此,高中时代的我们总是对老师心存畏惧或者叛逆,而毕业之后,当老师们摘下面具,我们才发现,老师们是这么有趣。我不禁想问,只有威严才能确保规则的遵守吗?难道老师一定要带上面具吗?第一次的户外教育经历解决了我的困惑。

曾经有一个国际学校的学生团队来到阳朔营地进行户外体验活动,活动持续6天,其中包含攀岩、徒步等户外运动,团队合作活动和周边文化体验活动,每天晚上组织萤火晚会游戏和分享,并在营地露营。这个学校和其他学校有区别,据老师的分享,学校专门招收比较特殊的孩子,这些孩子也许自我管理能力相对不足,也许智力发展比起一般的小孩比较迟缓,也许有着自己独特的个性而不易与人相处。为了有效的进行个性化教育,整个学校人数并不多,而年龄跨度很大。这次过来的学生有15人,年龄从5岁到13岁不等。学校随队老师有两个,一男一女,都是美国人。这两位老师很注重规则意识,但是似乎和学生之间相处非常融洽,学生们都把老师当做好朋友。

阳朔属于很典型的喀斯特地貌,而喀斯特地貌除了奇形怪状的山体外,在山体之中,由于常年的雨水冲刷侵蚀,形成很壮观的溶洞景色,奇形怪状的钟乳石和曲径通幽的景色。因此,我们有一个半天的活动是带学生去探洞。我们穿戴好头盔和头灯,坐船进入洞口处,当下船的那一刻,我们似乎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。

在溶洞最高处,有一个泥潭,路过这里的时候,会鼓励大家下去洗一洗泥巴浴。那是我第一次参与户外教育的志愿者活动,虽然很想下去和学生们一起玩,但是过去内心中那个威严的老师形象在我心中挥之不去。看到学生们在泥潭里玩的很疯狂,我并没有下去和学生们一起疯狂。但是,我却看到原本很注重学生规则意识的老师跳了下去了,用泥巴涂满了大家的身体。而学生们也奋力反击,不一会儿泥塘中全是泥人,如同十八罗汉一样。泥塘中充满欢声笑语,其乐融融。在老师和同学的邀请下,我也冲下泥塘和他们玩耍,不一会儿,我也成为了十八罗汉中的一员。那一刻,我和学生之间是完全没有隔阂的。(在泥塘玩之前,我们事先约定好了规则以减少风险,不能扔泥,否则可能会让泥沙进入眼睛。并且不能在泥潭中将人摔倒。泥巴需要保存在池子里,不能流出。)

活动结束后,我们会走一段山路才能回到休息区和换衣间,我们边走边互相分享有趣的故事,正因为我们有了深入的沟通和了解,学生似乎认可了我这个朋友,也多了一些尊重。而当我们与学生建立深度连接的时候,团队管理似乎变得更加游刃有余。老师似乎也认可我的举动,我们之间开始沟通,从分享中了解到,他们在行程开始前和学生约定一些规则,这些规则是如同宪法,是老师和学生都要一起遵守的,一旦违反规则就要在所有人面前跳一个很尴尬的舞。这些规则不只是按时起床之类的,还有着对说话人的尊重,环境保护,以及管理好自己的物品等。平时基本上都是把学生当朋友看待,在上课的时候,尽量会通过游戏和团队协作,以他们能够接受的方式去上课。

那是我第一次参与户外教育活动,也是我真正开始对学生或者小朋友们敞开心扉的时刻。在与学生的真实互动中,我感受到了一种人性的力量,而这种力量,瓦解了我的面具,我坚信,只有在学生面前展示真实的你,并把他们当做一个独立而完整的人去看待,才能与孩子建立深度的连接。用一个生命影响另一个生命,才会成为可能。

真实的你,更有温度!

1

4

2

6

3

5